基层反映广场舞噪声污染治理存在“四难”

日期:2019/7/3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2334 

 

对于备受争议的广场舞噪音扰民现象,治安管理处罚法、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等法律都有相应规定和处罚措施,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仍存在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等问题。

一是部门认定难。在处理广场舞噪声扰民问题时实际执行主体不明确,各部门之间存在“踢皮球”现象。如:楚雄州生态环境局大姚分局2019年以来共收到信访件37件,其中反映广场舞噪声、商家宣传播放音乐噪声扰民信访件共11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第58条第二款规定:“违反当地公安机关的规定,在城市市区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等活动,使用音响器材,产生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过大音量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可以并处罚款”,生态环境分局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告知信访人,建议向公安机关或城管反映,但是几分钟后信访人还是来电说“公安机关让找环境局,就是环境局管噪声”。生态环境局苦于无执法依据,工作难于开展。

二是执法取证难。如:按照《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居住、商业、工业混杂区执行二类标准,白天噪音不得超过60分贝,夜晚不得超过50分贝。但该标准规定的社会生活噪声指营业性文化娱乐场所和商业经营活动中产生的噪声,现行噪声排放标准不能对广场舞产生的噪声作鉴定;其次,可能产生环境噪声污染的设备、设施边界难以界定,造成噪声无法测量;另外,噪声监测中,“高音喇叭”、“大功率音响器材”的音量调节随意性太大,人为干扰因素不可控,有可能造成监测数据失真;再之,我国现行法律主要以“违法性”作为构成环境噪声污染的前提,例如用“超出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界定环境噪声污染的方法缺乏科学性,不注重维护受害人的权利,在认定事实时,没有把人的感受作为最基本的原则。应该在法律通说、判例与法律法规中,只要噪声源对他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了影响,即使没有超过国家法律规定的噪声分贝限度,也是要承当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是规划审批难。楼盘开发规划设计时,通常只涉及容积率采光、绿化率等,并未涉及小区的防噪审批等细节;广场规划和建设,无相关规定规范噪音管理工作。如:国家现行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相关法律法规暂未对广场建设噪声的防治做明确要求和规定。

四是矛盾管理难。同一个广场有多个跳舞的队伍,导致广场舞音量一家更比一家大,甚至还发生争吵、动手等现象,相关部门到场后难以调解,更难以管理。如:有新闻报道居民投诉某广场大妈广场舞噪声扰民,公安、城管到场调解劝阻到嗓子哑。原来此广场有20多支广场舞队,为争场地互飚音量,两支广场舞队为抢地盘发生争执,公安、城管、公园管理方经多方调解,最后公园方面另找了一块空地给其中一舞队的大妈们,事态才算是平息下来。

对策建议:

一是明确监管部门和执法主体。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进一步明确在城市市区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等活动,使用音响器材,产生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过大音量的行为由公安机关负责监管。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按照属地化管理的原则,建立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依法管理、场地管理单位配合、社区居委会和业主委员会以及相关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广场舞活动管理机制,加强日常巡查,关注群众诉求,把因广场舞产生的矛盾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

二是科学规划。积极优化广场用地和文化、体育活动设施布局,在旧城区改造和新城区建设时,按人口规模或服务半径以及有关要求配套建设选址适中、与地域条件协调、适合开展群众性文体活动的场地。

三是协调引导。推动政府和社区自治组织结合本地实际制定人性化、针对性强的广场舞活动管理办法、活动准则或文明公约,通过限时段、限区域、限音量等方法,协调各方形成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同时,探索实施广场文化活动登记备案制、星级评定制等相关管理制度。

四是自我管理。积极引导和推动建立广场舞协会等文化体育社团组织,吸纳广场舞团队负责人、文艺骨干、社会体育指导员、群众代表参与广场舞管理,统筹组织辖区内广场舞团队及基层群众协商制定和落实相关管理规定,广泛吸取群众智慧,依靠群众力量,提升管理水平。(州生态环境局大姚分局  李昌平  顾洪瑛)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