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姚:又到一年捡菌时,又是一季菌飘香

日期:2018/6/1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00 

目前,大姚已进入传统的雨季,在这个多雨的时节,我开始想念家乡那些雨后长起来的菌子,它们在这个季节给我留下了很特别的回忆,舌尖与记忆中的味道满是浓烈的乡思。

每年的雨季来临之际,家乡的山林地间,野生菌纷纷破土而出,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菌香。特别是下"太阳雨"(边出太阳,边下雨)的时日里,菌子冒出的会更多。经过雨水的滋润和阳光的照射,空山新雨后,在一些干枯的木桩或者老树皮上会长出一些奇特的菌子,或红或绿,或扁或圆。真正是:山清水秀遍地绿,又是一年拾菌时。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晨光着小脚丫,走遍森林和山上冈……”雨中进山自有其独特的魅力,没有了高原阳光火辣辣的灼热,自有一份清爽宜人的感觉。雨水将山中的一切都冲洗得干干净净,树后的空气特别湿润,不时有松针特有的清香味道扑面而来,褐色的落叶腐殖层不时冒出一株株翠绿的小草,或是一簇簇淡雅的小野花,带着晶莹明亮的盈盈笑脸迎接我们的到来。各种各样的野生菌,雨后春笋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地从土里探出头、撑开“伞”。到山中探寻的人们,打着伞,戴着帽,背着篮,挎着箩,提着袋,大家用辨别力极强的眼睛,搜寻食用菌,把带有泥土味道树木清香的食用菌放进随身携带的用具里,带回家洗净后或炒或煮或凉拌,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山珍佳肴。

大山很慷慨很重情,不论有多少人到山中拾菌,都不会让拾菌者空手而归。正因为如此,许多山里人,就像和大山约定好了一样,每到野生菌出产的季节,天亮就往山里钻,天黑才往家里赶。山里人把拾到的野生菌拿回家后,感觉数量少了,就炒上点青椒放几颗蒜粒满足胃口所需;遇到满载而归的时候,就挑拣一番,把品相差的留作餐用,把品相好的背到集市换取经济补贴家用。这些长在山里的人,对山里的情况非常熟悉,哪块山林出哪种野生菌,哪片土地什么时候出野生菌,他们了如指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山中拾菌,亦是如此。

当然也有一些上班族,还有一些退休老人,也常常利用休息日,到山中拾菌。但他们毕竟和大山有隔阂有距离,不了解大山不了解树林。自然,野生菌和他们玩“躲猫猫”游戏就在所难免了。很多时候,他们从可食用野生菌头上踩过亦浑然未觉,常常和近在咫尺的野生菌擦肩而过。尽管如此,在山林里经过几番寻觅,最终,他们还是能拾到为数不多的野生菌。

作为农村长大的山里娃,我对大山对树林对野生菌丝毫也不生分。我能如数家珍地道出诸如鸡枞、木耳、松茸、牛肝菌、青头菌、鸡油菌、谷黄菌、扫把菌、干巴菌、见手青等等野生菌的名字、生长环境及特点。少小时候,遇到野生菌出产的季节,每天下午放学之后,尤其是暑假和周末,我也常常到山中拾菌,希望能把找到的野生菌拿到集市变卖成钱,作书费、学费用。由于胆小怕蛇不敢一个人钻山林,经常是回到家后才发现扯得的枞菌不够做一顿的下饭菜,便在菜园边挖回一小把野葱洗净同炒,枞菌有了野葱的香,野葱有了枞菌的滑,只心痛得大人没有那么多的饭来下菜。

但我不仅因此认识到很多野生菌,而且还记住了不少盛产野生菌的“菌塘”和“鸡枞窝”。这些“菌塘”和“鸡枞窝”非常有意思,今年你在“菌塘”里拾到了野生菌,只要记住时间和地点,明年又会在相同时间和地点有野生菌长出了。

而今参加工作二十年的我,由于工作关系,无法经常到山中拾菌了。但每遇野生菌的盛产期,我都要买很多很多回家烹食,彻底做一回识食之人,只源于心中那份浓浓的乡情。

(大姚县文体广电旅游局:赵海霞)

共0条评论

已关闭